相关文章

酱油食用一半后长蛆 厂家称可能是存放不当所致

来源网址:http://www.bfgzjx.com/

  “看着都恶心,何况自己还已经吃了一半,真难受。”8月22日,家住南宁市邕武立交附近的周先生在做菜时发现,已经用了一半的酱油竟然长了20余条小蛆虫,这让他十分担心:已经食用了大半瓶酱油,对身体是否会有不好的影响?

  使用半个月后长蛆虫

  8月23日,记者在周先生家里看到了这瓶长蛆的酱油,为某品牌500毫升玻璃瓶装的生抽,酱油已经用了一大半,上面漂着一些黄色的小蛆虫,其中有一些小蛆虫在往瓶口爬。小蛆虫约半厘米长,粗略数一下有20多条。

  “酱油的生产日期是2011年7月13日,保质期是24个月。我是8月5日购买的,才用了半个月左右,为什么就长蛆虫了呢?”周先生说,以前曾听过朋友说酱油里长蛆虫,没想到这次自己遇到了,“我们十来个人一起吃饭,用的都是这瓶酱油,真担心对身体有什么影响”。

  发现酱油里长蛆虫后,周先生拨打了酱油包装上的服务热线。对方说,可以给周先生更换一瓶酱油,却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何会长蛆虫?是否危害身体?

  可能是存放不当所致

  当天下午,记者拨打该酱油厂家的服务热线。一名工作人员称,他们会将情况转给南宁的销售商,让他们尽快上门查看。只有进一步检验后,才能确定酱油产生小蛆虫的原因。

  “我们的酱油都经过高温加热、消毒、灭菌,如果未开启酱油里有虫子,也会是死虫。”该工作人员称,一般情况下,未开启的酱油里是不会有虫子的,因为生产过程中还有一个程序是超细过滤,杂质都会被过滤掉。“已经开启的酱油中有小蛆虫,可能是者存放不当”。

  该工作人员说,消费者使用酱油后不注意,可能在瓶盖周围就残留了一些酱油,酱油的香味会吸引一些苍蝇或别的虫子。消费者使用后,应该把盖子擦干净,密封好,天气炎热时还应该冷藏保存。

  应注意调味品的存放

  8月24日,记者联系到中国调味品协会的专家左先生。左先生说,因为生抽酱油盐度不高,而酱油中的营养成分丰富,市民开启瓶盖使用后如果没有盖好,就容易吸引一些苍蝇或其他昆虫去产卵,“天气炎热时有很多苍蝇,市民不注意存放酱油,是有可能在已经使用的生抽酱油中发现小蛆虫的”。

  在发现小蛆虫前食用酱油,是不会对身体产生不良影响的。左先生说,因为小蛆虫的产生基本上都不是酱油本身的质量问题。而发现酱油里有小蛆虫以后,做一些处理还是可以继续食用的,“把酱油中的虫子过滤掉,然后用高温煮沸便可,但也不需要通过经常煮酱油来防止生虫”。

  左先生建议,像生抽酱油这样盐度低、容易生虫的调味品,市民特别要注意密闭保存。而像豆瓣酱、面酱等含水分高的酱类调味品,如要保存较长时间,应将盖旋紧密闭后存放在冰箱。调味品应尽快使用,需求量不大的可以购买小包装。(南国早报 见习记者黄匀)

  不少商家为争市场伪称酱油纯“酿造”

  昨日有香港媒体报道指发现有售用化学物配置的“化学酱油”,并指出这种“化学酱油”中含有的水解植物蛋白质若用盐酸分解,可能会释放致癌物质。

  记者采访发现,和醋一样,国标也将酱油分成酿造酱油和配制酱油两种,配制酱油中酿造酱油的比例不得少于50%,意即不含任何酿造酱油、只用化学物配制的“化学酱油”是违规的。

  业内专家指出,如果工艺控制过关,配制酱油不会产生致癌物质。但标准虽规定配制酱油中酿造酱油含量不得少于50%,但并没有方法去区分配制酱油和酿造酱油。不法商贩因此浑水摸鱼,不管酱油是配制还是酿造,全都标称是“酿造酱油”。

  近日,山西陈醋被爆多为勾兑醋,昨日又有港媒称发现市面有售致癌“化学酱油”。记者了解得知,配制陈醋和配制酱油国家都有含量标准限定,但是,如何检测,本身却没有规范。致使不法商贩浑水摸鱼,出售不合格产品。

  爆料

  七种调味料及化合物制成“化学酱油”

  昨日港媒报道称,发现有不法商贩研发了一种“化学酱油”出售,只要将砂糖、精盐、味精、酵母抽取物、水解植物蛋白质、肌苷酸及鸟苷酸这七种调味料及化合物混一起,就可制作出“化学豉油”,不仅味道吸引,更有真豉油的“黏口”感觉,只是凑近闻略有刺鼻气味。

  记者巡城:几乎所有产品均自称“酿造酱油”

  报道指,配方中的水解植物蛋白质有可能释放致癌物。过去曾有发现若以盐酸制造水解过程,会释出致癌物,包括三氯丙二醇(3-D)及1,3二氯丙醇(1,3-DCP)。世界卫生组织没有列出1,3二氯丙醇的建议摄取量,因该物质对人有害,不可被人类摄取;而三氯丙二醇是另一种具争议性的物质,可令男士患上睾丸癌。

  广州情况如何呢?昨日记者走访几家超市,发现几乎所有酱油产品都写着“酿造酱油”的字眼,竟无一家产品标称是“配制酱油”。

  在一瓶规格410毫升的“X天鲜味生抽”包装上,记者看到,食品添加剂中注明有5-肌苷酸二钠、5-鸟苷酸二钠、苯甲酸钠、三氯蔗糖等。其中,肌苷酸、鸟苷酸一般要和味精(谷氨酸钠)一起使用提鲜。

  酿造酱油要半年,化学浸出只需10小时

  昨日,本报记者了解到,酱油也有酿造酱油和配制酱油之分。港媒所提到的混制方法可能只是配制酱油的一种工艺,但完全无酿造酱油成分,纯粹由调味品和化合物混合制成酱油,是不符合国家标准的,对人体是有害的。

  李锦记技术部门有关负责人昨日告诉记者,其实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就已经出现“化学酱油”的说法了,“是指在酱油生产过程中用到了化学工艺,以脱了豆油的黄豆也即豆粕进行制作,再经过盐酸分解、用纯碱中和后得出鲜味剂,这个办法还是向日本学来的。”

  她进一步介绍,后来这种所谓的“化学酱油”被指含有具争议物质1,3二氯丙醇,这种化学酱油工艺一度被禁止使用。但是随着科学发展,业界找到了脱干净二氯丙醇的方法,又给“化学酱油”提供了生存的空间。不过,港媒所称的“化学酱油”与此显然又有不同。

  配制还是酿造

  竟无办法区分

  李锦记技术部门有关负责人指出,酿造和化学配制是两种不同的工艺。在广东酿造酱油起码要3个月到半年的酿制期,而采用化学方法浸出只需8~10个小时就能制作好。另外化学分解和用酶降解也是两种不同的手法。

  配制伪装酿造,没法查

  既然《配制酱油》标准规定,酿造酱油的比例不得少于50%,也就是说,不含任何酿造酱油,只用各种化学物配制的“化学酱油”是违规的。但是,上述李锦记技术负责人表示,问题的关键是现在仍然没有办法测定配制酱油中是否真的按照规定含有50%以上的酿造酱油。由于很多消费者都已经知道酿造酱油比较好,所以有些厂家为了争市场就把实际是配制酱油的产品都标成为酿造酱油,钻了空子。

  记者了解到,目前质监部门对酱油产品的抽检主要是检验食品添加剂(防腐剂、色素等)和细菌类检测,并没有进行基因检测。比如今年3~4月广州市质监局委托质检机构对本市生产的酱油产品进行监督抽查,对苯甲酸、山梨酸、细菌总数、大肠菌群、致病菌、罗丹明B、黄曲霉毒素B1、胭脂红、苋菜红、诱惑红等项目进行检验。当时抽检的24个批次全部合格。以往发现的不合格情况主要是质量指标氨基酸态氮(以氮计)项目不达标、安全指标防腐剂、菌落总数超标等问题。

  如何区分 新标仍未涉及

  链接

  酱油允许使用的添加剂及使用限量(部分)

  苯甲酸钠1g/kg

  丙酸及其钠盐、钙盐2.5g/kg

  防腐剂对羟基苯甲酸酯类及其钠盐0.25g/kg

  乳酸链球菌素0.2g/kg

  三氯蔗糖(又名蔗糖素)0.25g/kg

  山梨酸及其钾盐1g/kg

  酸枣色1g/kg

  乙酰磺胺酸钾(又名安赛蜜)1g/kg

  焦糖色(加氨生产、普通法、亚硫酸铵法)按生产需要适量使用。

  购买酱油 一摇三看

  一摇:好酱油摇起来会起很多的泡沫,不易散去。三看:一看工艺,是酿造还是配制酱油。采用传统工艺的高盐稀态酿造酱油风味较好、含盐量较高,采用速酿工艺的低盐固态发酵酱油含盐量较低。二看指标,氨基酸态氮含量越高,味道越鲜。三看用途,酱油上应标注供佐餐用或供烹调用,供佐餐用的可直接入口,卫生指标要求高,如果是供烹调用不能直接用于拌凉菜。

  (广州日报 刘俊 何颖思 莫伟浓)

  市民爆料

  在城阳经营调味品的郭先生12月11日爆料称,调料品市场有些乱,高端市场被几个大品牌占据,其余的加工厂都在争夺低端市场,一些小的加工厂为了降低成本,用了不正当的方式,他甚至听手下一名曾在外地酱油厂干活的工人说,在工厂里发现用头发来加工酱油的。同时,莱西一个工厂的工人爆料称,酱油需要发酵而成,但有些小工厂竟然不通过发酵,买来一些所谓的“秘方”,往里兑水兑盐,再加上头发提炼出来的氨基酸,就能生产出来酱油,某地有一个村专门收集头发,就是为了加工酱油。

  有人用头发做酱油

  “头发加工酱油,这种说法我以前听说过。头发和动物毛发可以提炼出动物性蛋白液,也叫液态氨基酸钛淡,用这种物质可以做酱油。以前很多小地方都用这个加工酱油,成本比发酵出来要低很多。”爆料市民郭先生说

  “以前我在河北一家酱油厂干过活,是一家小酱油厂,生产酱油不经过发酵,而是用酱色兑水加盐加氨基酸,甚至脏水也往里面倒。老板拿回来的氨基酸也是最便宜的动物氨基酸,里面甚至还有没完全过滤掉的头发。”爆料工人林先生说,“我第一次看到差点吐了。这些氨基酸用时要先用纱布过滤,如果有头发就过滤掉了。专门生产氨基酸的地方,到处都是人和动物的毛发,看着渗人。醋酸兑水就是醋了,就这么简单,自己在家里都能生产。很多村子加工酱油的小厂特别多,但村民都吃知名品牌,自己村里的从来不吃,因为他们了解生产过程。”

  生产酱油不需发酵

  “正规厂家生产酱油都是用豆类发酵而成,需要差不多6个月的时间。但有些小厂为了省事省力省钱,根本就没有发酵的工艺,甚至连锅炉都没有。加工酱油是往酱色里兑盐、兑水,酱油含氨基酸,正规厂家通过发酵生产出来的植物氨基酸对人的身体没有害处,但这些没有发酵工艺的小厂会用动物氨基酸,这种氨基酸对人的身体是不宜的,国家也不允许用。”

  “就像醋,小厂都是从外面进冰醋酸然后兑水,这就成了醋,好一点的小厂用食用冰醋酸,有些小作坊为了图便宜,图味道浓,甚至用工业冰醋酸,工业冰醋酸含有大量的杂质,有致癌物,国家是禁止的。”

  “如果你们去一些小厂家,看到没有锅炉没有大罐子照样生产酱油、醋,别觉得奇怪,不经过发酵,他们一样能生产出酱油、醋。”郭先生感慨地说。

  记者调查

  记者在抚顺路蔬菜副食品批发市场看到,酱油的品种繁多,包装也各不相同,高档的酱油大多都是用塑料桶,而瓶装的往往是一些没听说过的小厂,其中莱西的工厂较多一些,还有些塑料袋包装的酱油。袋装的酱油各地的厂家都有,有的连生产地址都没写,而且很多取了和品牌谐音或者相近的名字。据了解,在莱西一些农村,有很多生产酱油的厂家,这些小型的加工厂是否存在用头发加工酱油的现象?12月14日,记者前往莱西周边的几个小镇展开了调查。

  村里人不认本地酱油

  “这边有几家酱油厂,但规模都不大,我们一般不会从这些厂进货。”莱西院上镇一家专门经营调料品的店主称。

  “为啥不就近进货?”听到记者的疑问,店主笑了,“镇上的人不认,咱也没办法,没人买,自然就不能进。”

  根据店主的指引,记者在小镇附近找到了一家酱油生产厂家。该酱油厂经理介绍,大部分酱油都销往外地。因为一个月之前刚刚查处酱油黑作坊的影响,该酱油厂经理对于自称来自市区的记者非常警惕。

  11月24日,莱西质监部门接到群众举报,并在烟台路北端仁和梅苑的一间门面房内查获大量的冒牌酱油,这些冒牌酱油主要销往农村大集以及城乡接合部区域。

  

  池子用完不需要清理

  在工厂内的发酵区域,记者看到,一排排水泥砌成的墙被分成了几段,上面罩着一层厚厚的塑料布。车间主任将塑料布拉开,记者看到,里面堆满了发酵的豆类。“我们的生产工艺用的是传统技术,发酵达6个月以上。这些还没有发酵好,旁边一些发酵好的,我们都清理出来了。”

  记者看到,清理出来的池子中,仍然留有没清理干净的残留物和余味。“池子用完后清理吗?看起来不像清理过。”“池子都是加工酱油的,一种类型,不碍事。”车间主任说。

  东面一个小厂房关着门,里面传出搅拌机工作的声音。在记者的坚持下,车间主任打开了大门。记者看到,这个黑漆漆的厂房内只有一个工人,同时操作两台机器,两个搅拌机正在运行。

  搅拌机里搅拌着褐色的东西,旁边的地上放着几个看起来很脏并有很大异味的桶,几个桶里面装着还没放进搅拌机的料。记者看了一下,上面浮现不少黄豆,但有些黄豆颜色发黑,像是发霉了。“这是需要搅拌的料,闻着很难闻,但搅拌出来后放上料就好了。”工人说。

  操作不当产生致癌物

  “听说有些工厂用头发来做酱油,你们工厂是用什么做的?”“确实有用头发做酱油的,我们也只是听说,但我们没有用过,这应该不符合国家规定。”带记者参观的工人说。

  看记者关心用头发做酱油的事情,工人和记者聊了起来。“很多理发店的头发基本都是这么处理的,河北、山东很多省份都有这样造酱油的厂子,造出来的酱油价格很低,但人吃了可能对身体不好。”

  至于怎么不好,该工人没有细说。记者咨询了市质监部门,工作人员称,这些头发有可能是用来制做一种叫氨基酸液的东西。“很多造假者从头发里面提取动物蛋白制作酱油,但操作不当的话可能产生致癌物质。”有专家告诉说。

  据了解,国家对于酱油等调料品中的氨基酸含量有着严格的规定,这些氨基酸本应该通过豆制品、粮食作物等发酵来生成,从中提取植物蛋白 ,但一些黑心老板为了让调料中氨基酸的含量达标,就利用头发加工出来的廉价氨基酸配制。

  记者手记

  不要随便打酱油

  记者经常在台东一家理发店理发,这家理发店在台东属于头发“产量”较多的店。理发闲暇之余,我问理发师“剪下来的头发都怎么处理”。理发师称“有人专门来收,四年来好几拨人争夺,看样子很赚钱 ”。记者笑着问“回收头发干什么用 ”,理发师淡定地说“制作酱油呗”。

  酱油是粮食酿造出来的,关头发什么事?但通过几天的调查,记者发现,对不择手段追求利益的小厂来说,还真关头发的事。头发可以提炼一种用来加工酱油的物质,由于价格便宜,很多人买来加工酱油。氨基酸和酱油就像白酒和酒精,没有不行,含量低了达不到标准,越高越好。这反倒让赚黑心钱的人制造的黑酱油氨基酸含量比酿造的还高,说不定手一滑就高出国家标准好几个百分点,比辛苦酿造几个月乃至一年简单多了。

  一个市民接受采访时说了一句“我是来打酱油的”,红遍全国。以后这句话可不要随便说了,酱油可不能随便打,凡是打来的酱油,多是小厂家生产出来的罐装酱油,不卫生,还致癌。

  对于理发店老板的说法,或许很多酱油厂不以为然。酱油从外表能看出什么来?即使用头发做出来的酱油,吃的话,一年两年也吃不死人,有致癌物质也很难检测得到。瞅准了这一点,很多黑工厂不顾后果肆无忌惮地生产。

  据了解,来自全国各地的头发和毛发大部分都被集中到河北新乐市,在那里,经过初步加工再销往河北、山东、四川、重庆等地生产酱油,中央电视台等很多媒体也曾进行过报道,报道后也产生过很大的影响,但为什么多次有影响的报道过后又会产生一批“头发酱油企业”?

  随着积极财政政策基调确定,政府减税思路也逐渐浮出水面。记者14日了解到,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个税改革和增值税扩围为明年重点工作之后,有关部门正在研究通过减少税率级次、扩大级距的方法来降低中低收入阶层个税税负,并在部分生产性服务业企业试点“以增值税取代营业税”的改革。后者意味着试点企业可以享受增值税抵扣政策。

  个税短期改革生变

  近期,个税改革呼声再起,大部分人的关注点仍集中在起征点上调上。但记者了解到,在“综合和分类”这一长期改革思路短期内较难实现的情况下,有关部门倾向于选择减少税率级次和扩大级距的方式来推进改革,以达到短期内降低中低收入者税负的目的,而不是如此前两次一样,单纯提高个税起征点。

  有关人士对记者表示,“综合和分类”改革受制于现实情况,短时间内难以推出,但是将目前5%-45%的九级税率级次减少,并扩大级距,则更容易操作,不过,具体方案还没有最终确定。

  据记者了解,国际上个税一般只有4-5级税率,级距较大,而我国国内一直实行的是9级税率,且级距较小。从个税税率表来看,在2000元个税起征点之上,不高于500元部分对应的是5%的税率,500-2000元对应的是10%,2000-5000元对应15%,5000-20000对应20%,这种较小的级距使得一些月收入在7000以上的普通工薪阶层,轻易就能触及20%的较高税率。

  中央财经大学税务学院副院长刘桓认为,如果将个税第一级调为2000元以内,税率仍为5%,这意味着过去除2000元起征点以外,500至2000元间一大部分本应按10%缴税的,都变成按5%缴税,这样改革可以使大部分工薪阶层都适用最低的一二级税率。

  增值税小幅扩围

  与此前“增值税将完全替代营业税”的传闻不同,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是,有关部门正在酝酿在一些生产性服务业领域试点增值税扩围,试点企业将不再缴纳营业税,而是缴纳增值税,这意味着相关企业可以进行固定资产进项抵扣。

  记者了解到,目前,第三产业普遍都在营业税征税范围内,包括交通、建筑安装、旅游、物流、等。其中,交通、建筑安装等行业与生产密切相关,有较大额固定资产进项,但因为不在增值税范围内,所以不能进行固定资产进项抵扣,而改革试点的目的就在于让这些生产性服务业企业可以享受增值税抵扣政策。

  不过,该人士认为,这一改革思路并不是所有企业都受益,要看企业固定资产进项税额占比多大,才能判断改革是否会使其税负降低。(记者 张牡霞)

  

  美日债多不压身

  虽然日本和美国都已推出或即将推出具体的减税措施,但决策的过程中并非一帆风顺,国内抵制的声音不绝于耳。

  日本国内的争议在于减税措施实施后,筹措新的税源成为难题,并将进一步推高国家债务水平。而美国国内的非议与日本国内如出一辙,减税方案将继续增加美国居高不下的财政赤字。

  中国社科院财贸所税收室主任张斌认为,美国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一直采取减税促增长的政策,在减税的同时,政府支出也在加大,政府负债成为必然现象。但是由于的强势地位,美国国债有人买单,所以敢于一直采取既减税又增支的做法。

  而反观欧盟,由于《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规定,成员国的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占GDP的比例不得超过3%和60%,欧盟国家在2008年为应对金融危机影响,短暂采取减税措施之后,目前以英国为首的各国已经为削减公共债务,在财政政策上采用增加税收和减少支出的措施。

  财政部财科所副所长刘尚希认为,虽然中国没有赤字占GDP比例的硬约束,但是在赤字问题上历来采取审慎的态度,3%的红线也屡被提及。考虑到明年政府支出绝对值不会缩小,民生支出各方面力度会加大,大规模减税措施恐难以出台,对税负结构进行调整的可能性比较大。

  中国重在改税制

  刘尚希表示,明年我国税收会出现一些结构性调整,有些方面会减,比如个人所得税的改革会推进,增值税征收范围会扩大,适当减免营业税;有些方面会增,比如资源税和环境税。

  同样是减个税,美国和中国的政策效果显著不同。刘尚希说:“美国的税收结构是以个人所得税和财产税等直接税为主体,所以美国的减税法案主要减的是个人所得税,能够直接刺激微观主体的需求。而我国的税收主体是流转税,课税对象主要是企业,减税会增加企业利润,但不一定会把实惠给到老百姓。今年1-11月份,我国个人所得税累计实现4432亿元,占税收收入的比例仅为6.5%。即使全部减了也没多少。”

  刘尚希指出,当前我国迫切需要对税制加以改革,增加直接税的比例,建立综合和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度,才能让减税政策发挥更大的作用。

  除了个税之外,张斌认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明年将研究推进在一些生产性服务业领域扩大增值税征收范围改革试点,这对服务业是个利好。另外业界还在讨论降低消费税的税率,缩减征收范围,“比如化妆品目前仍然被视作奢侈品征收消费税,显然是不合时宜的”。 (记者 朱宇 )

  (中国广播网 张牡霞)